教义阐释园地第一期

发布时间: 2013-10-21 09:41:00    郭莽·沃赛坚措    阐释园地

  2011年第一期 政教合一制友不符合佛教戒律

  戒经云: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
  人类迷茫于“贪、慎、痴”三毒之时,很多人只做恶事不修善业。因此,佛祖为了清静人的身、口、意,从“戒”的角度,提出了“诸恶莫作”的具体要求;从“定”的角度,要求僧人以清静的行为净化自己的心灵;从“慧”的角度,指明了解脱烦恼的最佳办法是广做善事的真谛。这就是由“戒”生“定”,因“定”发“慧”的佛学原理,也是佛教的基本观点。修行了“戒、定、慧”三无漏,方能熄灭“贪、慎、痴”三毒,断惑证真,圆满佛学。

  弃恶扬善,修善人心,不杀生,慈悲为怀,崇尚爱心是佛教所倡导的主张。

  不承认创世主的存在,以动态、开放、发展的角度来继承和弘扬佛法,承认因果报应,承认正见四法印,克服迷信与盲目崇拜,客观、辩证地看待一切事物,是佛教的基本特性。

  《诸经论》曰:救己在于心,心不善灭己,行善或作恶,一切源于我心。《经部百论》又云:业之种别甚多,世间一切好坏,都由“业”所决定。人世间的一切苦与乐,源于善恶之业,业根由烦恼三毒构成。执为我所有、沉酒于奢华生活的欲望为“贪”,是第一毒;这种生活被破坏而产生的不愉之心为“慎”,是第二毒;没有正确判断(取舍)能力的思维为“痴”,是第三毒。三毒产生的根源是你我存在的错误思想,即“我执我见”,唯有我者。在充分调查和实践的基础上,通过正见观和因缘法认识世界,承认一切事物由“业”所决定,承认善业有善报、恶业有恶报。这是佛教的基本思想体系。“业”又是可变的,它是外因和内因的统一体。佛教主张正见,坚信业果。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,人们从内心里克服危害他人的邪念,从而在行动上不做任何不利于他人的恶事,才开始有了僧人制度和佛教戒律。同时,也有了尊重父母,尊重学者,尊重好人的世俗伦理道德。这种思想,是减少无辜战争,维护世界和平,促进和谐社会的积极因素,佛教不承认创世主的存在,不承认神安排一切的根本原因即如此。

  《大乘密严经》云:“碎末于金矿,矿中不见金,智者巧融炼,真金方乃显。”不能因佛陀伟大而信仰佛教,而应该在深人了解和分析佛法的基础上,根据依从“四事”①、一分为二的原则,正确接受佛陀教义,才是佛陀所希望的业果。仅局限于了解教义,缺乏对教义的分析能力,一味地、教条地修持或主张佛陀教义,是很难成为真正的佛门弟子的。宗喀巴大师在《辨了不了义论》中说,“违背原理,盲目崇拜,非智者也。”这进一步说明了“法重于佛,理重于人”的道理。

  承受苦乐之载体,人等一切众生,生生世世,反复于轮回。故曰: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诸漏皆苦,涅磐寂静。一切存在都是暂时的,一切暂时的存在都是各种条件和因缘构成的、合成的。执着于建立在这之上的一切情感、感受、感知,都是痛苦的。超越一切,舍离一切,无执着于一切,才能达到无苦安稳的理想境地。这就是四法印的基本思想,也是佛教的一大特点。

  律藏的地位及出家的道理。佛法,从性质上讲,可分为教、证两法。教法,指十二部契经;证法,指戒、定、慧三学。教法为原因,证法为结果。佛教戒律,能治众生之恶,调伏众生之心性。所以,佛教界把律藏视为佛学经典的重中之重,即三藏之首。其主要原因,是由戒生定,因定发慧。没有戒律,就没有证法三无漏之修果。显密两宗,都重视戒律的学修,没有戒的传承,就没有佛教。佛教能否健康发展,能否长期生存,关键在于佛制戒律的传承与践行情况。佛的弟子是唯一信受奉持佛制戒律的人,也是唯一的践行者,责任重大。藏传佛教的前弘期和后弘期,是根据戒律的传承而划分的。中间真空期,不是没有佛教本身,而是中断了戒律的传承。所以,历史认为这一时期,是藏传佛教的衰退期。由此可知,戒律的重要性。

  根据《别解脱律仪》描述,世尊涅磐时,兴起于大悲,集诸比丘众,与如是教诫:“莫谓我涅磐,净行者无护!我今说戒经,亦善说毗尼,我虽般涅磐,当视如世尊。”三藏中,唯独律藏有代表佛、法两者之功能。所以,后来有了“以戒为师”的佛学思想。

  佛陀为了保护佛法能久住世间,所以制定戒律。然而,戒律制定,是针对僧团中有恶行为发现而设立的,若是僧团中没有恶行为,就没有制定的必要。《不了义经》云:此乃不同于他戒,纯属身口戒,必须正面理解,出家人信受奉持,制止错误思想的产生,功德无量。

 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佛教戒律,经过了三次严格结集、整理后,形成了正式的文本。在印度的各个历史时期,戒律通过四种语言全面传播于印度各地,于是形成了四个戒学体系,通称为“四分律”。公元六世纪,佛教正式传人我国,逐步形成了汉传、藏传和南传三大佛教流派。在引进过程中,三大教派各自接受了不同的戒学体系,所以各自的戒律仪轨和传承,有所差异、有所不同,但教义是相同的。就像《讫栗积王梦经》讲的那样:万佛归一门。藏传佛教的戒律分西传律统②、东兴律学③和班钦律统④三种传承体系,但都同属于《根本说一切有部》的仪轨传承。四分律中的其他三部戒律仪轨没有传人藏区。因此,藏传佛教虽有萨迎、宁玛、噶举、格鲁等不同教派,所持奉的戒律传承同属一个体系,无任何差异。

  佛教认为,扰乱身心,引生诸苦的轮回之因是“惑”,无惑无烦恼方能解脱六道轮回之苦。住烦恼而不乱,居禅定而不寂,是佛教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和目标。出家当僧人,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。佛本生传云:护财烦恼若富裕,有难护耗尽之苦贫穷,却有致富困难之苦,苦苦皆为苦。若是如此,哪能修佛。以“和”为贵,以“武”为尚,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价值观。学教法三藏,修证法三学,是出家人毕生追求的事业,也是出家的具体价值所在。积累财富,争权夺利,损人利己,都是世俗所为,与僧人不相干。在充分自愿的前提下,经过严格考验,才能人佛门,其原因就在于此。出家人都有自己的形象问题和行为准则,穿着僧装,做的和想的都是世俗之事,不符合佛教戒律,有损于僧人形象。

  僧人是为了解脱世间烦恼而出的家,但不惧怕世间烦恼之苦,相反面对烦恼,并相信佛法僧三宝拥有将众生从烦恼中解救出来的能力,所以,阪依三宝,剃度人佛,出家为僧。阪依佛,以戒为世尊;阪依法,舍离淫盗杀妄;阪依僧,无染清净。从而达到弃恶扬善、净化心灵、祛除杂念之目的。